斯外戈正牌男友.V

叫瞳生,也叫诈片。

人如其名。

all金专号。

能找到我的其他号就是缘分了。

【凹凸腐/凯♂金】魔王的仆人

◎凹凸世界腐向,凯莉性转×金,之前赌博输掉给 @樱梦——上学失踪人口

◎童话风,性转的魔王凯莉与小男孩金

◎魔王与男孩

————————

魔王的仆人

凯莉看着面前堆满食材的木桌吱吱呀呀打着抖,他伸手把快滚下来的一个西红柿接住放回篮子里。修长的手指弯起敲敲木桌面。

“小家伙,出来。”

“不要!你会吃了我的!”桌子底下发出小男孩带着奶气的声音。凯莉低下身去看到金发的小孩蜷缩在桌子底下,双手紧紧地抱着自己,看到凯莉时甚至咬着牙闭上的眼睛。纯然一副自卫不敢面对凯莉的样子。

明明就是他自己先跑来厨房的。

传说中的魔王凯莉无奈地叹了口气。

凯莉在做饭的时候因为用火没掌握好导致他厨房被炸了,当时被吓得把嘴里的棒棒糖都咬碎了。他用魔法把厨房回复原样,并且严肃地说道:“我要找个仆人,会做饭就行。”

凯莉是传说中的魔王,他住在距离人类世界很远的森林里。普通人类进不了森林,而魔王也不会擅自去接触外界。但现在原本靠天地精华养活的魔王忽然想吃东西,吃出了零食之外的正餐。

他的忠诚仆人老骨头提议用人类来做这个仆人,因为人间美食多。

凯莉并不想过多地接触人间,他相当随意地用魔力控制了自己的武器星月轮去距离这座森林最近的一个小镇,随便捋了个人来。

等老骨头提醒不问世事的魔王不是每个人类都能做饭的时候已经晚了,被星月轮勾着领子的小孩来到城堡里挣脱下来,哇哇哭着误打误撞冲进了厨房,躲在了放食材的木桌底下。

也许在小孩的概念里,桌子底下是一个异常安全的地方。玩躲藏游戏、地震或者是想逃避的时候,小孩都会选择桌下。

金来到这里时巨大的恐惧和惊慌让他无法再坚强,他没有正眼看城堡里的陌生人,从那个月亮形的器物上掉下来后他的膝盖在地板上磕地生疼,但他甚至没有停留就忙着爬起来到处乱跑。

男孩无意闯进了一个类似厨房的房间,他注意到房角出有一张桌子,这是这个空旷房间唯一能藏人的地方,他不假思索地钻了进去。

金的帽子在乱跑的过程中松开掉在了凯莉脚边,凯莉拾起那个白色的鸭舌帽捏在手里,一步一步往桌子走去。

沉稳的脚步声在男孩耳中如同死神在逐渐靠近。金抱住膝盖把自己蜷成一团。即使在心里默念自己是个男子汉,眼泪也还是控制不住往下落。只能抿住嘴巴努力不出声,眼泪还是啪嗒啪嗒往下掉着,顺着男孩的小腿滑落。

姐姐说这个森林里有残忍的恶魔,还有传说中的魔王……绝对不能进来这里,否则会被吃掉的!

但、但是自己被抓进来了……刚才那个人就是魔王了吗?他把自己带到这里,是要吃了自己吗?

恐慌的感觉使男孩无意识地瑟瑟发抖,因为靠着桌腿的关系,把桌子也带着抖起来。

凯莉有些奇怪,要求做个饭而已至于那么害怕吗?他敲敲桌子却被说自己要吃了他,对人肉并不不感兴趣的魔王大人皱起了眉头。

老骨头在一边解释:“凯莉大人,人间似乎流传着魔王会吃人的传说……而且,通常情况下这个小孩年纪的人类不会做饭的。”

“唉……人类真是麻烦。”凯莉用牙齿碰了碰嘴里棒棒糖的糖球,把帽子放在桌子上。

他再次俯下身道:“出来,小家伙,本王不会吃你的。”

这下他可总算看清男孩的模样了——是个就人类而言很好看的孩子,金色的短发在阴暗环境里仍旧显眼,此时有些乱糟糟的;脸埋在手臂上微微抬头露出水蓝色的双眼,此时湿哒哒的格外惹人怜爱。

而金也看清了魔王的样子:一位看起来和自己姐姐差不多的少年,干净利落的齐刘海黑发,留海下是一双充满漂亮的蓝色双眼,隐约之中藏着些许戾气。让金有些紧张的是少年人耳的地方却是如同绵羊一般的褐色羊角。

金的声音发着抖,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你就是魔王?”

“嗯。是我,魔王凯莉。”

男孩跪在地上慢慢探出一点身子,一手扶着桌腿,眼睛里还带着水光,“你真的不会吃我吗?”

为了让男孩安心,凯莉像小孩一样摇摇头。“不会吃你的,我以魔王的名义保证。”

得到保证的金爬了出来,他抬头看着俊美的魔王抽了抽鼻子,把脸上的眼泪擦干。凯莉看到男孩露出的膝盖上有些发红,仔细看还破了皮。应该是刚才弄伤的。

人类就是麻烦,很容易就能受伤。魔王在心里默默说道。他看着男孩泛红的眼睛掰开老骨头的嘴从里面拿出一颗棒棒糖,尖牙咬住糖衣把包装撕开,他把糖棒塞到小孩手里。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金……”

小孩子很好哄,一颗糖通常就能掌控大多情绪。金把糖含进嘴里。

“听好了,本王叫凯莉,是这里的主人,也是你们说的魔王。”

他扳住金的肩膀相当轻松地把男孩用公主抱的姿势饱了起来,一开始金有些挣扎,但因为膝盖上的疼痛很快就消停了。为了防止自己掉下去他抱住了凯莉的脖子。

金被这样拥抱着上楼,他看着灰色的墙砖,看着闪动的烛火,把腿缩起来以防踹到东西。凯莉把他带到自己的房间,坐在一张深粉色的大床的床边。

“这是你的床吗?”

“对啊,怎么了?”

“不,没什么……”金向后倒去,整个人陷在柔软的床铺里。“很好看,很舒服。”

凯莉蹲下观察金腿上的伤,手掌抚上男孩的皮肤,“嘿,你别弄脏我的床!”

金嘴里咬着糖坐起来揉着脑袋:“对不起……”

低头一看发现魔王正在抚摸自己的小腿,“你在干什么?”凯莉抬头看着这熊孩子轻哼了声,手松开后金发觉自己的伤不见了。

“没有了!”男孩惊喜地望着自己的小腿,伸手自己也摸了摸,“也不疼……”

“你好厉害啊……”

男孩天空色眸子里的崇拜是无法藏住的。

哼哼,我可是魔王大人呢。

“凯莉大人,如果你不吃我,那我可以回家吗?”

金的棒棒糖已经吃完了,拿着纸棍在手里把玩。他对魔王一开始的忌惮已经基本消散了,小孩子就是那么好哄。

凯莉站在窗边看着远方,他的视力比人类要好上数倍,能一眼看到金所在的小村庄,以及森林边缘那层阻挡着两界的结界。

那层结界在一定时限内才能开一次,为了找一个仆人,他之前已经把结界打开一次了。

“现在你回不去。”

金其实是一个很乖的小孩,对于这里的这一切他尽管有些好奇,但很多问题还是憋在心里。他轻轻说道:“那什么时候呢?我想爸爸妈妈了,还有姐姐……还有格瑞他们……”

魔王看着男孩眯了眯眼睛,沉声道:“明年春天的时候,你就能回去了。”

“春天?太好了!现在已经快冬天了!”

凯莉抬头看着天空,忽然意识到这件事情。已经快冬天了。

这是他第一次与别人一起过冬。

凯莉可以吸收天地灵气来养活自己,但身为人类的金不能。

还有一点就是,他们两人都不会做饭。

每次想到这点凯莉就会有些无奈。他本来是想尝遍人间美食的,何奈捞了一个累赘回来。所谓偷鸡不成蚀把米,他还得照顾起这个小孩。

虽然他本可以把金直接丢到凶恶魔兽遍地的森林里,但凯莉看到那双带着水的蓝眼睛时就放弃了那么做。

也许金本身有什么魔力也不一定。

金可以吃森林里一些无毒的果子,还有一些可以让人类食用的植物。

至于肉食,是在一个很巧合的情况下,金抓了一只肉多的小动物,在男孩迷糊的印象下凯莉生了火,两人顺利地吃了有点焦熟肉。

尽管没什么佐料,但对于淡嘴许久的男孩和没吃过肉的魔王来说却是至上的美食。

凯莉感慨:“本王没想到还有这种简单就能制成的食物。”

“难道你们不吃东西的吗?”

“以前我没吃过棒棒糖以外的东西。”

“那你们怎么活下来的?”

“本王不需要吃东西,和你们人类不一样。”不等金的问题,凯莉继续说道,“但我就觉得,我生为人身,这嘴只用来说话多浪费啊。”

金懵了好一会儿,过了良久盯着手里的肉点头。“有道理。”

冬天彻底来临之前,两人坐在城堡的顶端看星星,金大胆地坐在围栏上,凯莉担心他掉下去,一手挽着小孩纤细的腰。星空之下倒影出两人的影子,如同一副星空画一般。

“虽然下面也能看到星星,但没有这里好看。”金说着,伸出手去,“这里距离星空好近,好像可以掉到里面……”

坠入星河吗?凯莉抬头看向金手的方向,一个想法浮现心头。他忽然把金圈抱在怀里问道:“你想去天上看看星星吗?明天可能就看不到了。”

小孩瞪大眼睛:“要!”

魔王把小孩公主抱在怀里,魔力唤来星月刃坐了上去,“小家伙,抱紧了!”

“呜哇——”

两人在星月刃上飞上了天空,风吹得金下意识闭上了眼睛。能感觉到变凉的空气,听到风吹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他听到凯莉温柔的嗓音:“把眼睛睁开吧。”

星河浩瀚,来自自然的礼物。

“啊……”男孩张大了嘴,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

赤色的月亮乘着魔王与少年,缓慢飞过黑夜。

凯莉并没有在意此时的美景。他看着金的脸。男孩的眼睛装满了整个星空,和他原本的瞳色相衬,似乎比星空还美。

他控制着自己几个星星形状的小武器围绕在身边,金目光很快被吸引了。凯莉轻笑着让一颗星星来到金的身边,男孩捧起的双手把星星捧在手里。

“这是你的东西吗?”男孩说,魔王默认了。

金把玩了一会,忽然圈住了凯莉的脖子。

“怎么了?”

“谢谢你,凯莉。”

凯莉低头,看到金承载着星河的蓝色眸子里倒影着自己。

那瞬间凯莉因为自己也被装进去了。堕落到男孩的眼中。

“我知道自己一定看到了所有人都不会看到的景色,谢谢你让我看到了。”

说这话的时候,金的气息喷洒在凯莉耳边。

向来没什么温度感觉的魔王觉得有点热。

冬天已经来临,温度降低。为了不让金患上疾病,凯莉第一次使用了房间的火炉。

金和穿着睡衣像小猫一样蜷缩在凯莉的怀里,魔王感受到人类体温的时候有些不知所措,后来慢慢习惯了。

金的身子很小,相比下来凯莉觉得自己翻身就罩住他。

渐渐地他的目光从书本上转移到金的睡颜上,金的睡颜很可爱,不时会努一下嘴,睫毛轻颤几下。

和他一起睡的人会很幸福吧。

这个想法一出来凯莉自己就惊了。

为什么会觉得幸福呢?

再心大的孩子也会想家的。

金经常会和凯莉说起自己的家人。他的父母,他的姐姐,他的发小……

“凯莉有家人吗?”

凯莉杵着下巴看着远方:“有一个哥哥。”

“哥哥?”

“嗯,一只狐狸。”

“噗哈哈……”

“笑什么?”

“魔王的哥哥,是一只狐狸?”

“嗯。”凯莉并不想提起那个哥哥。

“毛绒绒的那种吗?”

“噗。毛绒绒倒是真的。”

也只有和金聊天的时候,凯莉提起哥哥时才会笑。

男孩差不多可以回家了。

这对于金来说是早已梦寐以求的,但凯莉却有些犹豫。可当看到男孩满怀期待的眼睛时他还是放手了。

他给金准备了漂亮的衣服,把他打扮得像小王子一样。

凯莉看着如同王子一般的金说道:“如果你是公主就好了。”

“为什么?”

“这样我作为魔王就能把你抢走了。”

魔王把小孩用魔法弄晕睡,带出了森林,把他在太阳即将出现前送到了家门口。

他把男孩的帽子放在男孩的身边。

老骨头注意到魔王的情绪,说道:“其实不让他回去也可以。”

凯莉没有回答。

魔王回到城堡时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我的小男孩,他还没有让我吃到正经人间的美食呢。

对于非人类来说,时间很好过去。

凯莉看着森林外的某个小村,忽然问道:“已经有多久了?”

老骨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

凯莉摇摇头。“不,没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凯莉感觉到森林的结界有人触碰到。

结界会对强行进入的生物造成伤害,同时也会惊动森林里有魔力的生物。

“距离结界再次开启还有几天,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会触动结界呢?”老骨头说道。

没精打采有一阵子的魔王眼睛里忽然有了光。

还记得名为金的那个小男孩吗?

他的眼睛里有浩瀚星河,还有你。

找到金的时候男孩已经变成了一个少年,身体已经变得修长,但在凯莉眼中更多的东西没有改变。

金发的少年带着鸭舌帽,遍体鳞伤地蜷缩在一棵大树下。

睁眼的看凯莉的时候眼睛湿润着,不知道是因为刚醒还在困还是因为伤疼。

男孩迷迷糊糊地对凯莉站的方向伸出手:“我是在做梦吗?”

“不,这是现实。”凯莉来到他身边蹲下,为他治疗伤口。一只手紧紧握住金的手。

“凯莉?”

“是本王。”

“我已经学会了做菜,等回去了,就让你吃我最喜欢吃的东西吧。”

——end

男孩的特殊相遇方式

记个梗。是一个系列。现世paro为主。
写金与不同的人相遇到相爱的过程。理解成平行世界就好。
一篇5000+预定。

1.佩金。
金拍抖音认识的

金“小、小哥哥,我给你个东西你要吗?”

佩利“啊?”

金“你的手伸出来……”

金“我,你要吗?”

佩利“要!”

金???

——

2.雷金

金因为生日没人陪,就商场租借男友

金“虽然很抱歉我是个男的,但我希望我生日不是孤零零的……”

雷狮“没事,寂寞的小孩果然需要好好陪一下呢。”

雷狮“那来做些情侣应该做的事情吧。”

是辆车吧可能。

3.嘉金

研究者小白金与致命试验品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水温太高了。”

金“哇、哇啊!你居然说话了!!”

嘉德罗斯“……”

金“好厉害啊……居然真的是活人,太厉害了……”

嘉德罗斯“渣渣!水温!”

金“呜……是!”

先是这3个……后面慢慢加。都攒到下辈子写。

【凹凸腐/佩金】挚爱之事(r18)

◎凹凸世界腐向,佩利×金

◎是车。r18。自觉自愿,双方情侣设定。

◎狂犬与男孩

——————————

大家都能注意到,金身上的红色痕迹变多了。

脖子、手腕、肩膀……甚至偶尔跳跃露出来的腰身上,都会有小小的红点,带着粉红的颜色呈现着不规则的形状。并不紧密,但总能被人看到。有些地方还有不明显的牙印。

开始有人以为金生病了,仔细观察后大家就知道,这是被人用嘴唇亲出来的。像是在宣誓什么主权般,在别人能看见的地方都烙上痕迹。

紫堂幻曾摸着金喉结周围的红记问:“金,这样不疼吗?”

金认真思考后道:“会有点,但还是挺舒服的。”
种草莓其实很需要技巧,过于用力会适得其反,有时甚至会让人觉得不舒适。

佩利在这方面无异于是个天生的高手,他有着野兽一样的本能。并不会刻意去注意什么力度,但总能在刻上记号的同时让金享受起来。

啃咬是佩利很喜欢做的事情,不管是什么时候。

——走链接——

ps:佩利的性癖是字面意思的,啃咬。

嗷呜/

【凹凸腐/佩金】体温

◎凹凸世界腐向,佩利×金

◎有点傲娇的犬类与金

◎狂犬与少年

——————————

体温

很难得地在凹凸世界找到这种适合睡觉的地方。

绿意盎然,草地柔软有些小花点缀,温暖的阳光铺了层金被。这让佩利想起自己以前还在修炼时就有这样的地方,他每次累了就会躺着睡一会儿。

即使现在不怎么累,但他还是躺了下来。他本来是为了猎狩野兽换取积分来的,不小心闯入了这样的地方,让佩利有种前所未有的宁静感。后背被草地支撑着有些刺,不过很舒服。他看了眼脑袋边的小花,闭上了双眼。

就这样吧,当做冥想了。

这种宁静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

鞋底滑过草地的刺耳声使佩利瞬间睁眼,弯起身子半坐起来,被惊得下意识咬紧了牙——一个没见过的、漂浮着的巨大野兽距离自己不过十米,野兽结实的身子上缠满了金色的条状物,条状物巧妙地将四周树木连接将野兽绑在中间。一个少年背对着佩利近在咫尺,刚才的声音可能就是他发出来的。

“快跑啊!”

少年鸭舌帽下露出的金发随动作摆动,他对着前方展开双臂,似乎在保护背后的一切。

前面是佩利都没见过的东西,而少年却在保护他。

也许是在因为自己完全没注意到野兽到来而蔓延上的自责,还是被这种无知的勇气给震撼到了,佩利眯起眼睛起身随便活动了下身体,伸手抓住少年肩膀把他拉向一边。

金被这忽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一时没稳住力气摔到地上,金色的元力技能被野兽顿时挣脱开来。

“啊,糟糕了!”金叫道。

巨大的事物冲向天空遮住太阳,又如同堕落陨石般俯身冲下,阴影逐渐笼罩两人。

这种速度是无法让两人逃脱的,但至少可以让一人……金用矢量缠绕绑住了长发男人的脚准备把他甩出去,还没发力就被吼了回去:“给我松开!”

佩利的手心中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球,他用力往上丢去。

一声碰撞的巨响后,那怪物不仅没落下来,甚至往后退了些。

“居然敢打搅老子冥想,你这混蛋真是……”咬牙切齿的声音听得金都有些心惊胆战的。

“真是活腻了啊!”

佩利的元力技能重力球在他的身边浮现了无数个,男人如同高傲的王者,往上一指,重力球们像是子弹一样冲了出去,佩利奋力一跳也冲了上去。

战斗十分激烈,产生了极大的风压。为了不被吹飞出去,金用矢量缠绕绑住一棵树。

而由于风太大了,树木居然都快被被连根拔起。
金飘忽在半空中,下意识喊着:“哇啊——救命啊!”不知道会被吹到哪里去啊!

佩利敏感的听觉听到了声音,认出了这是刚才那个人。换做平时佩利是不会管的,但如果没这个小子,也许刚才就有危险了。

得知恩图报啊。佩利看着眼前就要得手的猎物,有些恼火得啧了声。听到远处男孩第二次呼喊后转身往声音源头的方向跑去。

重力球的攻击还在继续,风吹得仍旧很大。

佩利看到金的时候金已经整个人都在空中,一条金色的东西是他与地面最后的连接,而那棵树马上也要飞起来了。

样子有些滑稽,但佩利来不及笑。他轻盈地跳过去,一手把少年捞进臂弯里。

“抓紧我了!”

金下意识抱紧了佩利的手臂,然后他感觉自己被有力地扛在肩上,腹部被搁得疼。

几番颠簸后,总算是来到了安全地带。佩利很不耐烦地把身上的家伙放下来,因为丢了积分而有些生气地磨了磨牙。

金坐在地上揉着自己的肚子。“谢谢你啦……”

刚才被男孩抱过的胳膊热乎乎的,佩利甩了甩手臂道:“哈,不用。”

“刚才如果没有你,我就会死了吧……哈……”男孩松了口气,整个人躺在了地上,帽子歪到一边,带着笑的面容露了出来。“你好厉害啊,那种怪物居然都能打过。”

佩利才注意到男孩的眼睛是漂亮的蓝色,清澈的眼睛里对自己的敬佩可是一清二楚。这种天然的夸奖使他心情稍微好了点。他怂了下肩,“当然。你这家伙真是弱得可以。”

“唉,我可不弱!”少年起身坐起来有些不服气地看着他,眼睛瞪着圆鼓鼓的,像是小动物。

佩利咧嘴笑了笑:“要比一场吗?刚好刚才那场架我没打完。”

想到这个也算是自己的恩人,金虽然不服气但还是躺了回去。

“不要,我不会和救了自己的人打架的。”

“无聊。”

说来他也算救过自己吧。没有这个小鬼的声音自己也不一定会察觉到吧。佩利抬手挠了挠脑袋,做到金的身边。

“虽然本大爷不是很想说……但还是勉强谢谢你吧,没有你的声音我不会察觉到那个东西的。”咬着牙说出感谢,手臂不知道为何还是热的,他又甩了甩。“算是互相帮助吧。”

是心理作用吗?

金察觉到他的动作,问道:“不舒服吗?”

这是自己刚才那只手,人在求生欲望极度强烈的时候会很有爆发力,也许那时候自己抱太紧。

“那只手,没问题吧?”他起身靠过去准备看看,结果被佩利躲开了。

佩利推了金一把,“本大爷可是很强壮的,你那点力量怕是蚂蚁都打不死。”

“怎么可能啊!”

闹腾一阵过后,两人准备分别离开。

金忽然想起来一个事儿,“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啊?大名鼎鼎的雷狮海盗团的佩利,你居然不知道吗?佩利几乎要吼出来了。

“抱,抱歉啊……雷狮海盗团听说过的……”

“本大爷的名字呢?”

“……”

这种时候的沉默往往会更令人火大。

金笑嘻嘻的打破沉默,对佩利伸出手。帽子下的蓝眼睛因笑容微微眯起来。“你好啊,我叫金。”

男孩的笑容在夕阳下格外灿烂。

佩利皱了下眉头,用被他抱过的那只手用力拍了一下对方的手掌。

“好痛!”

“本大爷是雷狮海盗团的佩利,给我记住了,小鬼。”

那种温暖的感觉,从手臂蔓延到全身。

相比下来帕洛斯的手就很冰凉。让佩利忍不住下意识比较起来,那个小孩的体温有那么高吗?

“哟,狗狗自从上次回来最近有些心神不啊。”进到迷宫星之前,帕洛斯笑道。

佩利尝试装傻:“哈,有吗?”

帕洛斯笑得更灿烂了。

确实有点这种感觉,想被那个男孩再摸一次。那种温度很舒服。

结果进入迷宫星不久,佩利就再次遇到金。

即使在这种暗环境也能一眼认出他。他的温度在灼烧着佩利的感官,下意识地冲出去,“喂,小鬼!”

“佩利!”金见到佩利很高兴地挥手。“好久不见啊!”

应该怎么表达出一样他再碰碰自己?

这么思考着,金忽然说出了一件事。就是帕洛斯把金的号码牌给骗出来了。

“帕洛斯?”

“对,就是你们雷狮海盗团的帕洛斯!”金比划着,“说是互相知道,但他根本就没给我看到他的!”想到那个讨厌的表情,金就生气地牙痒痒。
帕洛斯的确经常干这种事。但忽然遭到了金的身上,佩利不知道为啥就有点不爽。

因为他们互相救过对方?绝对不仅如此。佩利不知道怎么描述这种感觉,只是觉得这种陌生的感觉是从未体会过的。

“喂,小鬼。”

“嗯?”已经习惯他叫自己小鬼了的金转头看着佩利,满是疑惑。这种笨笨的样子让佩利没忍住按了按他的脑袋。

“规则上说了,别相信任何人。”

“但是朋友之间……”

“谁和你是朋友!”佩利发出野兽生气般的低吼,“本大爷给你的忠告!”

金有些紧张地拉住了佩利的手,机灵地讨好似的说道:“哎呀,佩利你别生气。”

终于碰到了。

即使隔着手套,也能感觉到指尖的温暖。

佩利很少允许别人这么随意碰自己,但这是例外。身上的体温再一次加热。

扑通扑通。血液炙热了起来。

佩利他觉得自己肯定是感染了什么病毒了。他第一次等人主动离开,而不是把别人的手甩开。

他开始不知所措起来,当金的手准备离开时他抓住男孩的手下意识往自己身上碰,像撒娇求抚摸的狗狗一样。

金感觉到他情绪有些好转,开始双手抓住微微用力捏了捏佩利的手,居下临上的看着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大男生,口中的声音带着明显撒娇的意味:“佩利,佩利,我知道错啦。不生气了好不好?”

手像是被烈火灼烧般发起烫来,但这是唯一的温度,让人无法挣开。金发的少年伏在自己身边,清俊的脸上眉头微皱充满歉意,双手还拉着自己。这让佩利想起一个新词。

萌混过关。

“太卑鄙了啊!”他吼了出来。

金笑嘻嘻地松开手。他觉得这样的佩利很有趣,即使再怎么生气佩利也不曾干过什么伤害他的事情。

“我们分开吧。”一段路后佩利道。凹凸大赛总得进行下去。

金是习惯成团的孩子,有些不舍。

佩利忽然冷笑了声:“把你的分数牌告诉我?”

“唉?”金的表情有些懵,犹豫的时候脑袋被隔着帽子轻轻打了一下。

“是白痴吗,我y已经告诉你不要相信任何人。”

你所谓的朋友们,敌人们,还有我。

这个迷宫充满血腥与冰凉,而金不论在哪都是发着光和热的,让别人飞蛾扑火般地下意识接近。

佩利看着金逐渐缩小最终消失的背影,伸出手去想握住什么。

被金抱过的,被金握过的,摸过金头发的。

后来,他沐浴在鲜血中,但始终记得那个男孩触摸在自己肌肤上指尖的温度。

end——

【凹凸腐/佩金】介质

◎凹凸世界腐向,佩利×金

◎毛质很好的佩利和发质很好的金

◎狂犬与男孩

——————————

佩利的头发是偏向金色的橙黄色,他记得自己的母亲很喜欢他的头发,总是会用手来摸。

因此佩利把头发留长了,可是再也没人来抚摸了。

正真的金发佩利见过两个人,一个是第一轮大赛积分排名第一的嘉德罗斯,第二个就是大赛第二格瑞的好友金。

但出于本能,他更喜欢金的头发。像太阳一样明亮,而且看起来很柔软顺滑,也许摸起来手感会很好。虽然总是戴着帽子,但露出来的发丝总是很耀眼。

“真好啊。”他曾经这样感慨过,“那个叫金的小鬼有一头漂亮的头发。”

旁边的帕洛斯明显带笑,“怎么?你不也有吗,还比他长呢。”说着顺手摸了一把,心里默念出后半句话:就是发质有点糟糕。

佩利摇了摇脑袋,“不一样的。”他抬头望着天空揉了下自己的脑袋,眯了眯眼睛。他尝试看着太阳。

也许母亲会更喜欢他的。

佩利在迷宫星见到落单的金的时候,还是会不自觉感叹:看吧,那么耀眼的颜色,很容易就被认出来嘛。

与自己在黑暗中就会暗淡下来的色彩不同,他的明亮不会因为周围的阴暗而改变。这让佩利忍不住很羡慕。自己比他强一点的似乎就是健壮的身体。

听帕洛斯说,抓住那个金就可以牵制住很多人。是否意味着很多人会冲着金而来找自己,这样就有架可以打了?

尽管逻辑有些神奇,但这是战斗狂难得动脑子的一次。

佩利冲上去抓住金,男孩的手臂明显不及自己的粗壮,好像如果用力过猛就会断掉似的。

“呜!你是……”

金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搞得措手不及,连基础的矢量冲击都没使出来就被强壮的佩利牵制住了。他只能勉强站稳脚,假装镇静地看着佩利。

“别、别急着动手!你不知道我的分数牌是多少的……”

佩利被这一发言弄地有些懵,“啊?我为什么要知道你的分数牌?”

“……”

这个人不是冲着分数来的吗?

“当然不是。我是冲着你来的。”

“唉?!”

就这样,金被佩利抓着走了好久好久。

金的两只手腕被佩利单手紧紧抓着往前拖着走。尝试逃脱观察周围时,却总是被佩利准时抓住。

“别想向周围求救,我绝对不会让你逃的。”

“我们……是要去哪啊?”

“嗯……找帕洛斯,雷狮老大,还有卡米尔。”

找雷狮海盗团全员?金几乎下意识叫了出来,更拼命地挣扎起来:“为什么?”

金色的发丝随着动作飘荡,男孩头上的帽子随着动作过大似乎有些松动,已经歪向了一边脑袋。佩利巴眨了下眼睛,伸手把他的帽子轻轻按了回去。

顺手轻抚了一下金的头发,柔软的手感缠绕在手指间。

而金以为佩利是在准备攻击自己,吓得一动不动。

看着这副小动物受惊的表情,没忍住笑了出来。金听到了笑声皱起眉头道:“你在笑什么?”

也许这个问题又戳了佩利奇妙的笑点,他笑得更厉害了,腹部一抽一抽地有点疼。抓着金的手无意识加强了力量,直到金开始喊疼才强制自己平静下来。

佩利的长发随着他的动作甩动着,有点像狗狗的尾巴。金莫名其妙地有点像去摸摸。

其实在佩利拖着他走的时候,金的手不时会被佩利的长发碰到,他能感觉到毛茸茸的,因为发质有些差的关系而有点刺手。

原本以为自己就这样被送到雷狮海盗团的虎口里的,但半路上还是出现了自寻死路的家伙。

佩利是谁,是大赛第一轮积分排进前二十的高手。

来进攻的参赛者似乎是有结盟的,他们认出是佩利的时候一开始很震惊,随后又以人数多胜算大的理由说服了自己。

“哈……终于来了。”

金能感觉到抓住自己手腕的佩利力越来越大,他歪头去看。

然后,看到了一只兴奋的野兽。

佩利已经松开了他的手,开始摩拳擦掌。咬着牙齿发出野兽咕噜咕噜的声音,眼中满是嗜血的气味。
金感觉到自己脑子震了一下,下意识退后了两步。

“佩,佩利……”他小声呼唤着。

佩利冷笑了声,转头对金道:“喂,小鬼,你能逃掉吧?”

逃?

“逃走吧,小鬼。能抓到你第一次我就能抓到你第二次。”

金准备继续说什么,却被佩利瞪了回去。

“别妨碍老子打架。我可是……忍了很久了。”

金使用矢量疾走离开的时候,探下头对着佩利大喊了声:“你要小心啊!”

喂喂,笨蛋,稍微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佩利抬头看着金穿过迷宫的方块,深呼了一口气。他发现金的能力也是金色的,和他的头发一样散发着太阳般的颜色。

金色的,真好啊。

“你们……让我把我的猎物放跑了。”狂犬的声音低吼着,诡异的压力扑面而来,使人不敢随意动作。

“要怎么赔老子呢?”

带着血腥味的橙金色狂犬开始正式狩猎,以金色为介质追捕着名为金的男孩。

end——

【凹凸腐/佩金】对他笑

◎凹凸世界腐向,佩利×金

◎落单的佩利和同样落单的金

◎狂犬与男孩

——————————

对他笑

——————————

对于金怎么在这种地方活下来的,佩利是完全不懂的。

金色的,单纯的,毛茸茸的。佩利被人这么形容过,现在他拿这些词来形容那个小男孩。

那个男孩的眼睛是如同蓝天般的颜色,佩利的眼睛是混沌的色彩,这注定了他俩笑起来的感觉都不同。一个让人觉得沐浴阳光,另一个却充满血气。

佩利落单了,遇到了落单的另一个人。

名为金的男孩在他不远处带着歉意的笑容,不知所措的样子把他的无害提现地一清二楚。

佩利咬咬牙。他不明白为什么这种绝对劣势的情况下那个小鬼为什么还能笑出来。

真不爽。

佩利的攻击被躲开了。

“哈,有点本事!”

他叫嚷着,眼睛之中充满兴奋。就算只有躲避的能力,这个小鬼也足够他追捕着玩一阵子了。

金不明白为什么佩利会一见到自己就会攻过来,不断努力躲避着。你是雷狮海盗团的……啊,为什么要打我!?”

“为什么?当然是——”

让你笑不出来啊!抱着这样的念头,他再次追了过去。

就算此时天色已暗,那抹金色也是格外耀眼,对于佩利来说甚至是到了有些刺眼的程度,他下意识眯了眯眼。

光。

金的能力,带着耀眼的光。似乎还有温度。

佩利被金毫无预兆的矢量箭头冲翻在地。他大字形躺在草地上,花了几秒钟的时间缓过自己被打到的劲。那个攻击并不重,想来也是凑巧才打到的。脊背撞在地上有点痛,腹部暖暖的,像是有阳光照在上面。周围的草很柔软,挠得佩利的腰窝有点痒。

“对不起!”

男孩道了歉,准备跑。

打了人还想跑?佩利挺身站了起来,“给我站住!”

“为什么……要追我……”

攻击力不高的小动物通常有保命技能,比如跑得快。金的动作迅速无比,就算是实力派的佩利也被甩了一段距离。

两抹亮色就这样极速前进着,直到比较亮的那个先找不到了。

佩利把一棵树砸得颤抖,他大吼着:“小鬼你给我出来!”

怎么可能出去嘛……金把自蜷缩成一小团,把帽子压下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他还是不懂雷狮海盗团的人为什么会对自己穷追不舍,自己好像并没有做什么啊!

哦,自己好像不小心打了他一下……不至于那么记仇吧!而且是他先出手的啊!

吸——

森林的味道让佩利想起自己的过去,他那时候也在森林中修炼。然后那片森林被他染满了血腥味。之后他杀了自己的师父,来到了这个有更多强者的战场。

有一股不属于森林的味道窜进了鼻子中。不知道怎么形容,很温柔的气味,很好闻。

这种味道,是金身上的。

他顺着气味,爬到了一棵树上。他一手扶着树干,低头看到了一只小动物。

男孩缩成一团,一副防备的样子。露在帽子外的金发随着呼吸的动作轻轻摆动着。佩利咧起嘴,跳了下去。

“找到你——”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佩利被呛到了。

男孩抱着膝盖,脸埋在手臂间。因为佩利的出现呼吸混乱了一下,接着又平稳下来。

居然!睡着了!

佩利几乎要咆哮出来了。

帕洛斯,这种才是笨蛋啊!是白痴!

闷着声激动完了。该动手了。

但佩利的手却锤了下去。他忽然没有那种去杀戮的欲望。

看着面前在栖息的小家伙,他似乎看到也在无忧无虑熟睡的自己。

自己为什么想要杀他来着。

佩利挠了挠自己的脑袋。那种不知所措的感觉一下蔓延了上来,他最讨厌这种感觉,此时要把不安的根源清除掉才行。

他再次扬起手,握起拳头。

金感觉自己脑袋被谁轻敲了一下,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嗯……呜?”

他想起自己还在被追杀中,顿时清醒了过来。

在哪?在哪?

他环顾着四周,但一片寂静会回应着他。

高大的男人一步一步往前走着,低头看自己的手。

他把金弄醒了。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杀他就自己先跑了。

他抬起头,看着鱼肚吐白的天空。

莫名想起了那个名为金的男孩的笑容。像温暖的光一样,温柔而不刺激。

下次要是再在敌人面前露出笑容,就一定要把你杀掉了。

end——